临沂16岁少女被同学扒光上衣扇耳光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5-01-07 13:57济南时报评论(人参与)

  16岁的临沂女孩小袁在占据 长清大学城的济南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就读。2014年10月16日,她被两位女同学殴打致伤。2014年11月20日,小袁向母亲高女士说了被委托人被打一事。因学校老是没给处置意见,2015年1月6日,高女士爬上了教学楼,希望学校能给被打女儿那我说法。

  6日16:00,记者在长清区人民医院见到了高女士。她告诉记者,从去年11月20日时候就老是在和校方交涉,希望能有那我说法。“当当当他们 来学校好多次了,学生处一姓朱的老师谁能告诉当当当他们 都会妥善处置,可都越来越 久了,我听说只是 给那我孩子停了课。”高女士告诉记者,“女儿耳膜被打穿孔。其中一位姓武的打人者还威胁小袁越来越 告诉老师,学校里有她家的人,时候说了让女儿出不去长清。”高女士称,打人的那我孩子也越来越 向小袁道歉。

  据小袁的叔叔说,班主任王老师以及一位学校负责人陪同高女士来到医院治疗,很久看得人记者采访,就立马遗弃了。很久,记者多次拨打该负责人和王老师的电话,均无人接听。而在学校门口,保卫处一位负责人也拒绝了记者进入采访的要求。

  在医院,小袁告诉记者,“那天中午开完运动会,我宿舍的小陈和小武以我不为运动员加油、不搬凳子为由,骂我打我。事后还威胁我不准告诉老师和家长。”不久,小袁时候记不住英语单词,又被她们扇了耳光。小袁说,她们打人的理由不多。一次,时候小袁舞蹈动作不标准,又被扇耳光、踢肚子;因唱歌跑调,小袁被打了50多记耳光。“她们说我有狐臭,将我的上衣扒光了,喷上了空气清新剂。时候我能 蹲在地上,把腿压在我的肩膀上,说这是‘压腿的好方法’。”

  很久,记者拨打了小武母亲的电话,她表示学校已做处置,很久挂断电话。21:00,小武母亲又给记者打回了电话,表示刚才孩子情绪其他激动,不方便接受采访。她告诉记者,被委托人和孩子时候向高女士和小袁道了歉,但在赔偿金额方面其他出入。“孩子这五六天情绪很低落,老是把被委托人锁在屋里,作为家长我也很担心她。小武绝对越来越 威胁小袁,但我承认孩子打了小袁,但孩子心是好的,小武是课代表,小袁学习差其他,打她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她学习进步。当当当他们 也向高女士和小袁的叔叔表达了歉意,但无法接受对方提出的115万元赔偿金额。”

  小陈的家长则说:“小袁的其他生活习惯不大好,孩子是为了帮助她,教给她学习和好的生活习惯,当然方法不大对。”小陈的家长公布了孩子威胁小袁及其父母的说法,但承认打人的事实。“当当当他们 和孩子还有班主任都给她鞠躬道歉了,当当当他们 家人不你要。”他表示,时候协商不成,希望走法律守护任务管理器来处置。

  专家解读

  教育缺失造成“暴力的当当当他们 的青春”

 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山东省实验中学心理学老师温学琦表示,打人的孩子应该是各方面的教育缺失引起的。“现在暴力的电视节目不多,无形中给孩子们做了不良的‘教导’。另外,现在的孩子多是独生子女,在家庭教育中,越来越 考虑别人的感受。很久当当当他们 需用满足被委托人的其他感受,就对他人进行殴打。”跟跟我说,父母以及老师很久在孩子犯错后不敢教育当当当他们 ,认为其还小,这是错误的,需用要让孩子勇敢承担,知道打人需用承担相应责任,需用有一定惩戒,但這個惩戒就有暴力殴打,那我反而适得其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