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妹被商店脱落招牌砸中妹妹重伤姐姐接近脑死亡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7月24日15:56羊城晚报评论

  20日晚10时许,一对中年姐妹在深圳福永白石夏步行街逛街时,被一家小服装店脱落的店招牌砸中。数百斤重的店招牌将姐妹俩死死压住,五六名男子合力才将其抬起,后将两姐妹救出送医院抢救。如今,43岁的姐姐经过近400个小时的抢救仍未苏醒,已接近脑死亡;而41岁的妹妹受了重伤,依旧在医院抢救室。

  这对不幸的姐妹来自湛江。巧合的是,所处店招牌脱落的服装店的90后小老板也来自湛江。肯能有的是这突如其来的遭遇,相隔20公里的三家人的命运或许永远要是会有交集点。但如今,原本完整的有另一个 家庭却因这场事故纠结在一起去,一方急需救命钱,一方倾家荡产无力赔偿。三家人的命运将何去何从?

  新店招牌 承载90后创业梦

  臧家是湛江雷州典型的农村家庭,臧强是家中长子,今年23岁,下面还有有另一个 十多岁的弟弟。三兄弟均初中毕业便未再上学。随便说说务农,家中倒也宽裕,但年轻人总想到外面闯一闯。于是,上月初,臧强抛妻弃子湛江雷州,只身来到深圳,决心有些人创业。

  深圳宝安区福永白石夏步行街,每到深夜这里都热闹非凡。随近多个工业区为这里的商铺提供了宽裕客源。臧强到深圳后的第一站,要是在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的介绍下来到白石夏步行街物色店面。巧合的是,步行街中央位置正好有家服装店转让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原店主以12万元的价格将店铺转让给了臧强。

  “店铺有些老旧,是上世纪的老房子,我我想要要重新装修一下,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给我介绍了有另一个 装修老板,姓吴。我给了3万元,将店铺的装修承包给了这种 姓吴的。”臧强很相信有些人的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,6月18日开始英文装修,6月400日完工。7月5日,焕然一新的服装店开张了,门口后边挂着崭新的招牌——“后街基地”。店名是臧强有些人取的。从接手到装修,从进货到开张,臧强花掉近400万元,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还不足英文,还向亲朋好友借来了几万元。

  或许是年轻,或许是第一次创业不足英文经验,店铺装修期间,臧强从未到店里监工,一心忙着新店进货的事。谁也没想到,新店悬挂着的数百斤重崭新店招牌,仅仅靠几次木板悬挂在已生锈的铁架子上,为开张半个月后的大祸埋下伏笔。

  姐妹逛街 被砸中压倒受伤

  陈炫米来自湛江廉江,距离臧家不足英文20公里车程。已步入中年的陈炫米20年前随丈夫梁毅来深圳福永打工,老会 是最基层的水泥工,参与建设的高楼大厦已超过40栋,并能 说福永街道的大多数高楼都留下了这对夫妻的足迹。两人育有有另一个 儿子,长子18岁,小儿子不到11岁。虽说不算富裕,一家四口倒也其乐融融,但这种 切被臧强新店的招牌砸得支离破碎。

  7月20日,妹妹陈旭武从老家湛江来到深圳看望姐姐陈炫米,当晚9时400分,姐妹俩来到住所随近的白石夏步行街逛街。10时许,姐妹俩走进了臧强新开张才半月的店铺,在店里转了三四分钟后,两人并排走出店门。可就在迈出门口的瞬间,数百斤重的店招牌老会 脱落,将姐妹俩死死压在地上不到动弹。

  “那块店招牌太重了,掉下来后正好压着有另一个 人,在场个人 都吓呆了,五五个男的马上上前将店招牌抬起,将有另一个 人救出。其中有另一个 女的受伤有点痛 ,昏死过去,原本被砸中头部,但情况汇报稍好,救出来后还喊了搞笑的话,我想要都被120送走了。”事发地对面另一家服装店女老板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照片,“太恐怖了,有的是血,我害怕看,就删除了。”

  23日,记者在现场就看,脱落的店招牌依旧摆在那里,涉事的服装店肯能关门,相邻的一家服装店也关了门。店招牌脱落的位置,依稀并能 看出断裂的木板和锈迹斑斑的螺丝,另一家服装店老板说:“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的店招牌有的是用钢架子固定,螺丝并能 打入墙壁,所处脱落的店招牌是新装修的,当时装修的人只将其悬挂在旧招牌的位置,并未重新固定。还有有些,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的店招牌有的是木质的,而他的店招牌有点痛 ,后边还有什么都有有装饰的玻璃,几百斤重,靠几次木板哪里承受得起?”

  伤势危急 姐姐接近脑死亡

  事发后,姐妹俩均被送往福永人民医院抢救。医生就看姐姐陈炫米的伤情后,建议家属尽快转院,该院已无力救治,后被转送至宝安区人民医院。妹妹陈旭武伤势稍轻,被送进福永人民医院抢救室。

  23日上午,福永人民医院的医生介绍,妹妹陈旭武共有5处伤,集中在头部和胸部,目前已度过危险期,但还需重症监护。妹妹陈旭武的丈夫事发后从中山赶到深圳,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说:“肯能治了2万多元,现在每天都得贴几千元进去,他家肯能没钱了,找服装店老板索赔,他也说没钱了,不知该为啥办。”

  姐姐陈炫米的伤势则不容乐观。23日11时许,在福永人民医院接受记者采访的梁毅,接到了正在宝安人民医院的儿子打来的电话后说:“我儿子刚打电话来,说他妈妈肯能没那些希望了,接近脑死亡。”梁毅眼角通红,满脸憔悴,摸了摸身边11岁小儿子的头。小男孩抬头就看父亲一眼,继续低着头,面无表情。

  都非富人 巨额医疗费无解

  23日中午,福永派出所和街道司法所将有另一个 家庭约在一起去协商赔偿事宜。“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肯能没钱了,没哟土办法了,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也是受害者……”臧强的母亲显得异常激动,情绪几度失控,臧强兄弟俩搀扶着她并能勉强站立。臧强稍显平静,新店招牌砸伤陈炫米姐妹俩后,他肯能赔偿了3万多元医药费,有的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借的,“服装店开业花光了积蓄,现在我和弟弟、母亲连吃饭的钱都没哟。”臧强说,现在计划将新装修的店面盘出去,才有钱赔偿。

  看见臧强母亲情绪失控,梁毅主动上前劝说,“我有的是要为难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,但村里人 都村里人 都总得想土办法,负责装修的人也应该承担责任,我现在并能 的是救命钱,现在我四十岁的女人 都快要死了……”臧强母亲听说陈炫米苏醒希望不大的消息后,一头倒在儿子身上,“这下我没哟乎 要赔几次钱了”。

  记者抛妻弃子时,有另一个 家庭的谈判未有结果,臧强一家一再强调肯能身无分文。福永街道办我想要发布消息称,近期该街道将对辖区内的店招牌进行整改,不合格的店招牌和广告牌将一律拆除。但对这三家人来说,这种 整改为时已晚了。 (应采访者要求,除伤者外,均为化名)

  官司怎样打

  可连带告装修方和房东

  金卡律师事务所张兴彬律师认为,此案中,理应由店招牌的使用者承担主要责任,伤者家属在索赔无果的情况汇报下可提起诉讼,并可将店铺的装修方和房东一起去去作为被告。因伤者急需医药费,伤者家属可向法院申请优先支付医药费,由被告一起去支付。至于三被告的责任划分,可协商,也可由法院判决。(记者 宋王群)

(原标题:深圳新店招牌砸下 一对姐妹重伤姐姐接近脑死亡(图)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