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长沙恋爱地图 女子用汤圆回复求婚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2月11日11:55红网-潇湘晨报评论

  再过几天即将到来的情人节,在当今的长沙年轻人看来,是再普通不过的事儿了。但在30几年前的长沙人眼里,自由恋爱,是三种 很新奇的行为。

  若穿越到民国初,男女密会能引起朋友的恐慌,遇集会,男女也要分坐两旁,同坐在同去,会招致激烈的批评。再往后,到上世纪30年代,朋友伫立在天心阁,可不还上能就看,国耻纪念亭下,铁丝的围篱,保护着几十株碧绿的大树,这名 清幽的地方,你若不小心用手电照射,常会惊碎不少情侣的密会。

  此时的长沙,怎么让 需用谈爱色变的长沙了。从“男女授受不亲”到公开约会,长沙城的恋爱已进入全盛时期,感情的话新、旧杂陈,自由恋爱在长沙青年人中悄然流行。长沙文史专家陈先枢甚至笑说,“那时长沙开放得很啊!”

  而今已是全城热恋的长沙,是是不是能听到30多年前爱侣们的喁喁情话?是是不是能感受到那时恋爱枷锁初释后的自由?

  文/本报记者赵颖慧 实习生吴清波 井景文

  “一对对情侣同去揽腕情话喁喁,蜜蜜绵绵”

  “那时男子常在天心阁独个儿徘徊张望,身上穿上西装革履,头发刷上司丹康(三种 发油),光平如镜。喷上香水,甚至蝴蝶嗅着香气怎么让 能等待英文片刻。”(1937年5月至7月,长沙《力报》)

  这是夏天长沙天心阁的一幕,男子似乎正等待英文英文一场约会。他就看的女子,“烫起波浪型卷发,穿着薄薄的绸衫,袖子短短的,露出雪藕似的双臂,脚踩一双高跟鞋,走起路来,扭扭地,她全身的轮廓随着步伐波荡起来,一阵风吹起薄衫,露出皙白的粉腿,香粉气随风送来。”

  《力报》会心地描述着哪几种女子的神态,她们“老会 笑迷迷地对着她理想中所就看的男朋友,眼珠儿斜溜着作会心的微笑”。一场场约会和一场场艳遇,似乎就要诞生。

  哪几种男男女女没人时髦,这在20世纪30年代的长沙,显得十分自然。彼时长沙城摩登时尚,花圃、咖啡馆、戏院、电影院、甚至高尔夫球场,一应俱全。1904年以来,苏州的绣品、上海的首饰盒、扬州的胭脂、北京的绒花流到长沙,琳琅满目。

  面对男女时髦的恋爱,当时怎么让 舆论感到很不自在,撰写《从福王墓到天符宫》的那位记者怎么让 ,这名 在天心阁约会的地方,这名 “爱侣双双谈情”的地方,这名 “爱海沉溺的朋友,乐得心花怒放”的地方,他“感觉这是三个 多万恶的场合”,有后来几乎变成“人肉交易所”——他将色情与感情的话装入 同去,敏感地表达对恋爱的“看法”。

  但这怎么让 一孔之见。长沙的年轻人照旧谈爱。那时的湘江边,“一对对情侣,同去揽腕,迈着碎细的脚步,老会 老会 出现于灰石便道之上,情话喁喁,蜜蜜绵绵,有时停下脚步,斜倚栏杆,凭眺江心,有皓月当空,照澈水面的后来,景色异常动人,逢到人稀路静,拥抱,接吻,紧张的镜头演出”(1937年长沙《力报》)。叫人艳羡。

  “这名 星期中,朝思暮想,老会 为你,你想我吗”

  幸福来得并非简单。长沙《力报》那几篇文章里描述的年轻男女,朋友谈爱的“小动作”,在民国初年的长沙年轻人眼里,几乎不可想象。

  怎么让 要谈爱,那连坐在同去需用促进否的。当时,在公共场所如茶馆、戏园、电影院以及几乎讲演等处均是男女分坐。至1917年前后,这名 旧习俗始于被突破。五四运动后一次演讲集会,男坐一旁,女坐一旁,一位又名新城的人,知道后登报批评说,“有一件恶习”要极力打破,怎么让 男女分坐。“湖南的健学精在湖南可说是极有新思想的机关。但遇讲演、集会老会 男坐一边,女坐一边,教育界的人要快快将这恶习除去!”(1919年11月23日湖南《大公报》)

  教育界你以为走在了前面,学生成为冲破旧习俗的重要力量。1919年11月,长沙女青年赵五贞反抗父母包办感情的话而自杀,《大公报》发表20多篇文章,赵五贞自杀后,南门外一常姓女青年反抗母亲包办感情的话,自愿与左姓男子结合,跑入左家成婚,其母反对,后经警署判决,感情的话成立。经此两事,风气大开。1921年,长沙女界联合会又明确提出“须取得‘感情的话自主权’,破除专制陋习”,“男子须实行一夫一妻制”。

  以至于在通往感情的话的道路上,男女交往变得频繁,上世纪20年代初,《社会学杂志》针对315名未订婚的青年男女进行了一项调查,调查表明,有86%的年轻人我应该 自订感情的话。自由恋爱始于常见,学生们之间始于大胆地写起了情书。

  1925年8月,村里人 在长沙一厕所中捡一纸包,其带有两函,一已拆去封套,一则封贴完固,打开一看,是一封情书。

  其中一封写道:“某某我哥,不见你又一星期,这名 星期中,朝思暮想,老会 为你,我怎么让 知道你也想我吗……”从信中可不还上能看出,写信者是一名女子,还是一名学生,她说本人“不过是在学校混日子”,因看中了男子才貌双全,性情温和,好像《花月痕》中的荷生,怎么让 倾心相许。

  另一封信写道,“某某辱爱妹妆鉴,接诵手书,受不忍释,吾妹真情我应该 ,感浃心脾……”一眼可看出,这是一封回信,男子同样是学生,你说哪几种“鄙人身在学校,行动难于自由”,欲约女子于周六下午五时,来赐斛园一见,作竟夕长谈。

  1931年,《中华民国民法(亲属编)》正式实行,其中规定:婚约由男女本人本人订定(第972条)。至此国家在法律上公布,包办感情的话寿终正寝。

  “男人打一次高尔夫可不还上能博身边的男人发笑一次”

  自由恋爱被公然允许,长沙的满哥与妹坨自然可不还上能大方地在街上秀恩爱。

  朋友可不还上能尽情地在中山路上逛街,那时的中山路自小吴门外起,到福星门止,“凌晨,百货店,洋货商,都把玻璃橱中,装满了夏季男女应用的货品,像浴衣,各色的毛扇,精绘图案的花伞,胡淑孔的乳罩……摆设得新奇生动,富丽堂皇,令人目眩。”长沙《力报》记者王象尧不由得感到心醉,这名 繁华,“使你身不由自主想走到后边(商店里),选她几种,拿回家去,献给爱人。”当年长沙的情侣们,你说哪几种最惬意最浪漫的事,怎么让 坐在木炭汽车上,将繁华的中山路一览无余。

  朋友可不还上能去当时的长沙民众俱乐部。这名 地址在又一村的俱乐部,当时是北洋政府时期湖南督军政府的旧址,民国二十年(1931年)才改建为民众俱乐部。当时的著名记者严怪愚说,“华灯初上,男人挟了男人,男人吊了男人,一对对,一簇簇,络绎不绝地跑到这里来舒舒空气,喝喝茶,打打高尔夫,射射箭,吃吃川菜。”你说哪几种,在高尔夫球场,男人用四角钱买三个 多票,玩一次球,可不还上能博身边的男人发笑一次。

  朋友促进否去水陆洲(即香焦洲)头调笑,长沙《力报》的记者发现了这名 谈爱的去处,他就看在每天傍晚,青年男女在这里练习游泳,还有异国黄发蓝眼的朋友,也在水中学美人鱼。“初学游泳的男女,需用怕羞,怎么让 怕水,时常听‘哎哟!……何得了!呀!……我会跌下去’的娇笑或喊声。”

  但对于更多的单身男女而言,朋友更热爱去咖啡馆。在中山路上,有一家咖啡馆叫易宏发,是长沙三家资格最老的咖啡座之一,老板的儿媳妇便是店里的女招待。《长沙咖啡店的十几只 镜头》说,那时咖啡店的女侍者,穿着适乎身段的服装,服装上系了看护服式的白裙,云鬓纷披着,年龄需用到二十,两颊上都涂了红,涂了黄,媚荡荡地,你板着脸,她也是笑。“朋友,不一定喝咖啡,怎么让 吃女侍者。”

  严怪愚还真喜欢上了三个 多女侍者,她的名字叫“叶红”,“我喜欢她,没理由,也没邪念。怎么让 不进咖啡馆,近来有了叶红,间不上五天 ,我总得去坐坐。的话,是专为欣赏我的叶红而去。我将尊我的叶红为‘长沙的灵魂’”。

  欢乐的日子需用尽头,当长沙人在繁华的长沙城,喝咖啡,登天心阁,打高尔夫,沉浸在恋爱中时,战火步步逼近。1938年11月份的一场大火,把长沙城内恋朋友所促进寄情的风物,烧得面目全非。抗战胜利后,哪几种归来的恋朋友,或许再也找促进朋友定情的见证了。

  [小贴士]

  男子求婚,女子以汤圆答复,详细有馅儿表示详细同意

 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是耍流氓。民国长沙的男男女女们,自由恋爱久了,也会想到结婚,与追求恋爱相比,对于感情的话,朋友遵从了风俗。那时的长沙情侣,会选折 在元宵节议婚。

  男方最难以启齿的是征询女方是是不是同意嫁给他;而女方怎么让 不同意,怎么让 好意思直接答复,便以汤圆作答。此时,求婚男子吃汤圆,心里老会 七上八下,不管汤圆有多烫,需用一口气吃完,怎么让 汤圆里有没人馅,有十几只 馅儿,关系着女孩是是不是我应该 嫁给他。

  怎么让 碗中的三个 汤圆全有豆沙或麻糖作馅,那怎么让 说女方详细同意;怎么让 三个 汤圆中促进三个 是有糖馅的,则表示女方尚在考虑之中;怎么让 男方吃到的汤圆需用实心,怎么让 馅也没人,那怎么让 说女方不同意(《长沙传统风俗大观》)。

  记者赵颖慧